1. 体彩分析 > 海洋之神微信 -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被习近平引用,首创金句的女教师4年间过得怎样?
  2. / 正文

海洋之神微信 -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被习近平引用,首创金句的女教师4年间过得怎样?

海洋之神微信 -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被习近平引用,首创金句的女教师4年间过得怎样?

海洋之神微信,“姐,习主席引用了你的‘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说到这句话时全场响起热烈掌声……”昨天上午10点多,顾少强在新家洗碗,一堆快递躺在地上等待拆包,忽然收到了微信上一位网友的提示。她迅速给那位朋友回复了两个咧嘴大笑的表情。

2015年,在河南省实验中学工作11年的心理学老师顾少强写下一封辞职信,理由只有10个字,“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这句话迅速走红,此后被国人反复引用,表达“另一种生活可能”的向往。

11月5日上午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开幕式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主旨演讲中说:“中国老百姓有一句话,叫作‘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在这里我要说,中国市场这么大,欢迎大家都来看看。”

顾少强自然不会想到4年半前一句心声会成为眼下国家领导人在国际舞台上的发声。“听说后也没有十分狂喜,当然这句话能获得习主席的共鸣是欢喜的,不过这种温暖我会留在心里……”顾少强眼下和4年多前刚成为“网红”时一样,依旧保持平常心。

图由顾少强提供,为其一家三口今年夏天在敦煌旅行时所照。

带着刚出生的女儿“看世界”

所有人都好奇,顾少强辞职后究竟有没有去看世界?

“其实自从那10个字火了以后,我已经很少说起了,一有想法我就直接行动了……”39岁的顾少强的确没有停下脚步,上个星期一她刚把家从成都街子古镇的客栈搬到了绵阳市中心的一个社区。

“搬家是为了让我能够在心理学专业方面做更多专业的工作,想未来建一个自己的工作室;也是为了孩子未来入学方便。”顾少强和丈夫于夫上个月只用了1天做了这个“换个城市”的决定。刚入住新家,顾少强就受邀为房东正在青春期的儿子做了一次不算正式的免费心理咨询。

她的这种“安顿效率”,就和4年前从郑州初到成都时如出一辙。2015年辞职后的第3个月,顾少强就在成都和丈夫于夫结婚了,婚礼就在他们刚开始共同经营的街子古镇真武街95号远归客栈。

“我们第一次去那个古镇,在附近爬了一次山,在茶馆喝了次茶,觉得就是这儿了。”顾少强和丈夫一拍即合。她在第二年年底生下女儿,女儿出生后第3个月,她就带上丈夫和孩子开始外出旅行,兑现了“一起出去看看”的梦想。

飞机、三蹦子、摩托车……3岁的女儿跟着顾少强在2年多里走遍了除新疆、西藏以外国内所有的省份,她坐飞机从来不哭闹。

“有时我们凌晨4点多出发,带着孩子的纸尿裤和奶粉,2个多小时后就出现在机场了。”顾少强一家每次出游都很随机,客栈淡季一到,他们就出发,全部准备时间不超过1天。目的地也并不需要刻意挑选,重要的是去的地方得有野趣,有人烟。一家子几乎很少去一个城市刻意打卡网红景点。

“你经常能看到的画面就是,我拿着手机导航,张罗着到一个新地点后的起居餐饮;于夫呢他就在一旁默默的等我发出指令,一手拿着行李,一手抱着女儿……”顾少强描述一家人外出的图景。

一家人每年在外旅行的时间都不少于2个月,每次外出顾少强尽可能会一个地方多停留几天。“待久了就会理解那里的生活逻辑,你就不会觉得累,也不会想家。”她说。

现在一家人觉得最有趣的一次旅行是在珠海。顾少强那次把自己在郑州教书时认识的几位学心理学的珠海朋友介绍给于夫,几个人相谈甚欢。回客栈后,于夫立即给珠海的每一位朋友寄去了一箱自酿的酒。“其实每次出发,比风景更重要的还是和那些有意思的人相识。”顾少强说。

这种“无目的的相遇”,和她辞职前10年一直想要开一家客栈的初衷其实完全一致。现在,她这家古镇上的客栈已经运营到了第5年,客房不多,一直是22间,因为古镇上的人大多追求安逸,夫妻俩还常常找不到保洁阿姨,有时候人来人往,一个月就要换好几个服务员。

就在搬去绵阳前的那个国庆长假,顾少强因为店里人手不足还亲自上阵,打扫了100多个房间。

除了“用工困扰”,顾少强其实很适应小镇的生活逻辑:这是一个未经大规模旅游开发的古镇,原住民依旧没有离去,他们常常在白天把镇上的茶馆坐得满满当当。顾少强在镇上的日子很规律,她上午去镇上赶集采购刚从泥里摘下的果蔬,下午带着女儿在河边走走,听听古戏台上的川剧,一天日头就落下了。

古镇上人情味浓,到了过年整条街上的人还会一起团年吃饭。顾少强在当地人朦胧的意识中,是“知识分子”:邻居大姐把自己看着有些青春叛逆的儿子带来做个“心理咨询”;街道的工作人员会来找顾少强要过年时街坊们的团年照片,他觉得她一定会有影像记录。

而来客栈的住客,的确有一大半是因为那句“辞职金句”从天南海北慕名而来,顾少强空时也会和他们拉拉家常。一位70多岁的成都老人在镇上有处房子,他常来店里坐坐。“我送过他一本书,有时两人一起喝喝茶,也不用说话,这种感觉就挺好的。”顾少强说。自然也有不少住客离店那一刻也不知道“顾少强”究竟是谁。古镇上这两年居民自建的小民宿多了起来,常有人在自家旅馆前招徕顾客,顾少强却很少这样主动做。“不是那么做不好,只是这种方式我不太习惯。”她说。

“来这个古镇并不意味着你的生活就是田园牧歌了,相比学校老师这个象牙塔中的角色,现在我必须学会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比如工商税务,还得自己操持锅碗瓢盆。”顾少强觉得辞职后她反倒进入了“进击的人生”。

从古镇重回都市

去年一个活动邀请顾少强到成都市区参与一则公益活动的拍摄,主办方启发她多说说居住在成都的印象。顾少强耿直地回答:“我其实不在市区居住,我熟悉的是远离市中心的那个小镇。所以由我来说成都的好,不合适。”

眼下她搬去绵阳,也不是想要彻底脱离古镇。比如现在客栈依旧营业,于夫驻守镇上打理。但是因为于夫不喜欢网络社交,不少网络来访依旧由顾少强处理,客栈在各个预订平台留的电话也依旧是她的。

只是,她需要寻找新的可能性。“绵阳是四川第二大城市,在整个省内教育质量都是数一数二的,我能看到心理学在这里的应用需求。”顾少强希望自己能在这里完成更多心理学个案,这在古镇那个“熟人社会”已经没有了实现的可能性。

搬家前,她在客栈认识的几位绵阳朋友提起她们非常欣赏她“把孩子当成大人来对话”的教育理念,询问顾少强为什么不来绵阳多做一些与教育相关的心理咨询工作,顾少强觉得可行。

眼下,顾少强没有再去寻找“世外桃源”,她把家安在了这两位绵阳朋友的同一小区里。她也没着急给在古镇已经上幼儿园的女儿办理转学,而是每天带着她先去绵阳市区的博物馆、商场、动物园转了个遍。

“我能感觉到,孩子走进琳琅满目的商场,眼神都不一样了。她以前在古镇体验的就是山水自然的生活,现在我想让她多体验下城市文明。至于未来她想在哪里生活,我都支持。”这几天,她又打算带着孩子去绵阳的海洋馆转转。“在这个城市开车,交通拥堵路段导航提示等待时间也不会超过3分钟,这让我很安心。”她说。

顾少强不是一个讲究计划缜密的人,这几天搬家,她零零碎碎在网上买的100多件东西被快递员一一送来,她就像是开盲盒一样慢慢打开每一个快递,带着几分猜测的乐趣。

“我也不喜欢常搬家,每个人都需要固定的圆心做支点,再去拓展半径。”她打算来绵阳后,依旧要不定期去全国各地走走,寻找心理学上的职业发展。就在结束采访后的那个中午,她又开始着手和一位合作伙伴商量,如何进军抖音做一些心理学科普的短视频,而她工作的背景音是女儿玩玩具时传来的咿咿呀呀声。

就在1个月前的国庆长假最后一天,顾少强在街子古镇上度过了39岁生日。那天她在朋友圈里留言“估计,我到老了,也是这个样子,永远有梦想,永远折腾并快乐着。”

客栈老板娘顾少强又一次走出惯性,向她的世界进发。

栏目主编:宰飞 文字编辑:宰飞 编辑邮箱:zaifei@jfdaily.com

盈禾国际